您所在的位置:主頁 > 新農村 > 正文

南大90后帥保安走紅:鄉村污水處理站:“治”出美麗新農村

2019-06-28 07:15 來源:網絡整理

生態文明建設媒體行

南大90后帥保安走紅:鄉村污水處理站:“治”出美麗新農村

宋環村污水處理站工作人員正在采集處理后的水樣。柴杰梁 攝

  臭水溝不臭了

  6月19日,記者驅車沿濱河東路一路向南,半個多小時后進入小店區,綠樹成蔭的一條鄉村路邊就是流澗村。村口,一座高大的牌樓上寫著“城南秀色”。不遠處,幾幢灰白相間的高樓格外引人注目。

  “這些高樓就是村里的生活小區,大部分村民現在都住樓房。”隨行的區環保局張鵬指著高樓說。一路前行,路兩邊有整齊的蔬菜大棚,有種植的農作物,還有花花草草,空氣中彌漫著清新的味道。

  “污水處理站在哪兒?”“瞧,這個就是。”順著張鵬手指的方向,眼前分明是一片用鐵柵欄圍起來的草坪。“啥,這是污水處理站?”草坪由高低錯落的花草鋪成,黃的、綠的、深紅,色彩鮮明。草坪下面“藏”著的,就是地埋式的一體化污水處理設備——體積300立方米的“大胃王”,它承擔著處理5200人的城南秀色小區及北流澗村居民所產生的生活污水的任務,日均處理量450噸。

  “處理站建成前,村里的生活污水都是直接排到北張退水渠里,那時,渠道更像一條臭水溝,臭氣熏天。現在好了,即便是夏天,也聞不到臭味了。”張鵬告訴記者,不僅流澗村告別了臭水溝,百十米外的宋環村也從源頭上治理了污水。

  污水神奇之變

  與流澗村不同,宋環村因地理原因,污水處理站建在了地上,我們可以清楚地了解村里的生活污水是怎樣處理的。

  “生活污水主要是村民們日用產生的,洗菜、洗漱的水還好說,污水里面還摻雜著大量泥沙、垃圾以及牲畜糞便等,各種物質混雜在一起,需要通過一體化污水處理設備進行生化處理,才能將污水變成清水。”宋環村污水處理站的李彥民說。在這里,我們看到了他所說的那套污水處理設備,由4個高10米、體積為62.5立方米的鐵皮箱體組成,旁邊還立著一個高約3米,像個大郵筒一樣的機械過濾設備。

  “這里每天能處理污水250噸左右。”村里的生活污水及周邊養殖場排出的污水,先通過1.2公里的污水收集管網進行初濾,管網中有個“大篩子”,會將水里滯留的爛菜葉子、牲畜糞便、各種漂浮的垃圾攔截。過濾之后的液體會進入化糞池,再入調節池,流入一體化污水處理設備中,經過厭氧、缺氧、中間沉淀、機械過濾、高溫消毒,一系列的生化處理后,原先黑臭的污水就變為汩汩清流。小李告訴我,整個處理過程都在監測狀態下,確保污水的處理效果。經過加工的回用水水質優于農業及綠化灌溉標準,可作為鄉村道路噴灑抑塵及濕地景觀用水。“廠房后面這條水渠之前是個排污渠,現在變身景觀渠,水里養了不少魚,渠邊還種了綠植,空氣質量也比以前明顯好了。”

  宜居環境升級

  如今,行走在小店區的不少村子,一眼看去,一樹一花,一草一木,風景怡人,您再也不會看到污水橫流,聞不到臭氣熏天,而這一切的變化,也在深深影響著村民的生活方式。提起這些,流澗村支書任全喜感慨良多。

  “上世紀70年代淘米洗菜、80年代洗衣灌溉,90年代發黑致癌,新千年代熏臭無奈。”這是不少村民對農村河道水塘水質變化的感官評價,也是河道水塘水質逐年惡化的寫照。俗話說,“肥水不流外人田”,而這些“肥水”也是造成農村環境污染的重要因素。任全喜說,過去,村里的生活污水直接隨意排放,匯集在北張退水渠,這條渠道還擔負著沿線不少村莊、企業的排污重任,污染嚴重,蚊蠅孳生。離渠很遠就能聞到嗆鼻的臭味,走近了會感覺辣眼睛。

  “現在好了,你看,處理后的污水變廢為寶,不僅可以灌溉農作物,還可用于人工濕地景觀,一舉多得,造福村民。”任全喜說,去年10月底,隨著生活污水處理站的建成使用,村里的環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村民們產生的生活污水都排放到處理站,經過科學處理,達到無害排放。

  在污水處理站的管道出口,記者看到嘩嘩的清水流向一個回水景觀池,這塊有“天然污水處理器”之稱的人工濕地里,種著蘆葦、荷花,里面的植物能參與解毒過程,對污染物質進行吸收、代謝、分解,實現水體凈化,生態功能強大。任全喜告訴記者,村里建成污水站,美化的不僅是村容村貌,更從源頭上治理了水源污染的問題。

黑龙江22选5开奖